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十八世纪中叶开启工业文明以来,世界强国的兴衰史和中华民族的奋斗史一再证明,没有强大的制造业,就没有国家和民族的强盛。为此,2015年国务院正式印发了未来10年设计顶层规划和路线图——《中国制造2025》。

四年来,随着《中国制造2025》将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生物技术等作为重要领域大力推动,政策致力于引发新一轮产业变革,如发展工业、加大对新兴产业的研究。其中,尤以载人航天、探月工程、载人深潜、新支线飞机、大型液化天然气船(LNG)、高速轨道交通等领域为突出。

依托于科学和技术的进步,国家在新兴战略领域持续推进,广泛应用于多个领域的稀有金属资源,持续发挥关键作用。天首认为,在此背景下,稀有金属的战略前景开阔,具有较高的投资价值,是代表中国制造及高科技信息时代前景下的重要投资方向之一。

一、国家政策战略调控,稀有金属作用大

稀有金属是在地壳中含量极少,难于提取而又用途十分重要的金属,如稀土、钨、锑、锡、钼、铟、锗、镓等,大多是生产特殊合金的必备添加金属。由于有优良的物理化学性能、电学性能等,在工业中用途极广,因其有“少、小、精、广”的特点,因而被称为现代“工业的维他命”,在工业文明中作用大且不可替代。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稀有金属的贸易政策曾发生多次调整。从实施出口退税政策,到取消出口退税,从许可证管理,到配额管理,从加征出口关税,到取消出口关税、以及取消出口配额,其中以2000年和2015年为时间节点,出现了两次重要转变——即从鼓励出口型的贸易政策转向出口管制型的贸易政策,再转向开放型的贸易政策,这其中既反映了当时国内外的客观经济环境,也反映出我国在每一阶段外贸发展思路和战略的转变。

结合过往,国家对稀有金属的总方针是“总量控制,确定收入目标、利税目标,鼓励发展。”

天首分析认为,对行业潜力的认识应基于国家的政策导向,这样才能从更长远的角度把握稀有金属市场的现状及未来走向。当前,随着全球新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的推进,部分稀有金属和非金属品种作为支撑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重要功能材料,地位得到明显提升,成为世界主要国家资源安全关注的重点。

其中,钼金属作为稀有金属中的“佼佼者”,一次消费主要用于钢铁,二次消费主要用于能源、基建、交运、航天军工等领域,且在核能、光伏、LCD、传感器、军工材料等新兴领域有广阔应用空间,因此被称作“代表未来的金属”。

二、钼金属应用广泛,价值凸显受关注

钼是一种珍贵的稀有高熔点金属,是生产合金钢、不锈钢、耐热钢和合金铸铁等的重要合金化元素,钼及其合金具有良好的导热性、导电性、低热膨胀系数、耐高温性、耐磨性、耐腐蚀性和化学稳定等特性,是国民经济中一种重要原料和不可替代的战略物质。

此外,钼在地球上的蕴藏量少,其含量仅占地壳重量的0.001%。中国是全球钼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钼储量达 830 万吨,占全球钼储量的近一半。2011 年以来,中国新发现安徽沙坪沟等三个200 万吨级的钼矿,我国作为世界钼矿资源第一大国的基础更加稳固。

据新华社5月29日报道,在电子元器件发展速度越来越接近瓶颈之际,复旦大学团队利用新型半导体材料硫化钼,发明了让单晶体管“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的新的逻辑结构:晶体管面积缩小了50%,有效降低了成本,而原先需要两个独立晶体管才能实现逻辑功能,现在只要一个晶体管即可。集成电路基础研究领域的这项重大突破,引发了社会对稀有金属“钼”的关注,将对稀有金属钼的消费增长空间的扩大产生积极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科学界对稀有金属钼的优势早有共识:2011年瑞士联邦理工学院洛桑分校(EPFL)科学家制造出全球第一个辉钼矿微晶片(上面有更小且更节能的电晶体)。辉钼是未来取代硅基芯片强力竞争者。领导研究的安德拉斯•基什教授表示,辉钼是良好的下一代半导体材料,在制造超小型晶体管、发光二极管和太阳能电池方面具有很广阔的前景。

英国《自然•纳米技术》杂志曾刊文指出:单层的辉钼材料显示出良好的半导体特性,有些性能超过现在广泛使用的硅和研究热门石墨烯,可望成为下一代半导体材料。

如今,我国科学家成功发明了新的单晶体管逻辑结构,开拓了二维新材料硫化钼集成电路应用的新世界。若成功产业化,对芯片基础器件的性能提升将具有重大意义。

三、预计钼金属供需平衡将保持失衡,对钼价起支撑作用

1.减产带来供给收缩,钼价走强获支撑。

民生证券7月底发布的有色金属报告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