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的广东,绿意盎然,生机勃勃。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办公室里,检察官王全正在为即将开庭审理的涉黑涉恶案件反复修改着公诉意见书。

“司法责任制改革后,我有幸成为一名员额检察官,肩上的责任更重了,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让我压力变大了,同时职业荣誉感也显著增强了。”王全告诉记者。

王全是南海区检察院首批入额的检察官之一,从事检察工作已有17年。像他这样的员额检察官,在全国有6万多人,他们是司法责任制改革的真实写照,也是司法体制改革的生动缩影。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司法体制改革。完善司法责任制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部署的重要改革任务。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近年来,全国检察机关以落实司法责任制为核心,扎实推进各项检察改革,给老百姓带了实实在在的改革红利。近日,人民网记者跟随最高人民检察院“新时代检察工作巡礼 服务大局走基层”采访团走进广东,对广东检察机关司法责任制改革成效进行深入采访。

演好“重头戏”盘活“员额制”

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的关键抓手是员额制改革。员额制改革是“一块最难啃的硬骨头”,是司法体制改革的一场“重头戏”。

敢领改革风气之先。2014年,广东在全国率先拉开检察体制改革大幕,并选择深圳、佛山、汕头、茂名四个不同类型的改革样板,开展先行试点。2015年,广东在全省全面推行检察体制改革。2016年以来,广东检察机关扎实稳妥推进司法责任制各项改革任务,形成了一批既符合检察工作规律、又体现鲜明时代特色的可复制可推广的“广东经验”。

作为广东省首批员额制改革试点之一,佛山市南海区检察院已经组织五批员额检察官遴选。截止目前,该院共有员额检察官61名,占政法专项编制的42%,高于广东省其他地区员额比例。

佛山市南海区检察院检察长杨炯告诉记者:“广东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极不平衡,案件量分布也呈现出明显的地区差异,比如我们南海区检察院每年承办案件量位列全国前三。为破解案多人少难题,同时确保在全省检察官员额数量不突破39%,省院确定了‘以案定额、全省统筹’员额分配方法,以实现司法人才资源配置最大化。”

走进广州市荔湾区检察院,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庞与这里庄严肃穆的气息形成了鲜明对比。据了解,该院最年轻员额检察官才29岁。目前该院35周岁以下的年轻同志占20.41%,36岁至50周岁的占55.1%,50岁以上的占24.5%。

广州市荔湾区检察院检委会专职委员梁敏仪告诉记者:“为了培养年轻骨干力量,同时兼顾对资深检察官的重用,我院在组织遴选前多次调研,合理确定员额分配比例,最终形成了各业务部门老、中、青合理搭配的梯次结构。这种分配方式充分调动了各层次办案人员的工作积极性,队伍整体活力明显提升。”

“自改革以来,各试点检察机关根据当地特殊情况,做出了很多颇具特色的创新与探索,广东的检察队伍结构逐渐优化。”据广东省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曾翀介绍,广东省检察机关现有4112名员额检察官,改革后,优秀人才流向办案一线,办案质量和效率稳步提升,改革成效逐步显现。

入额后并非一劳永逸,没有入额的也不是遥遥无期。完善员额制管理,关键是做到有进有出、形成活水,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为此,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进一步完善检察官进退流转管理暂行制度,明确因司法办案不符合要求和因情况发生变化应当退出员额的情形,并规定了自然退额、应当退额和自愿退额三种情形。

据了解,2017年以来,广东共为83人办理重新确定为员额制检察官手续,490人办理退出检察官员额手续,其中退休、调出本单位、辞职等退出情形411人,其他情形79人。

牵牢“牛鼻子” 种好“责任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紧紧牵住司法责任制这个牛鼻子,凡是进入法官、检察官员额的,要在司法一线办案,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

完善司法责任制必须遵循“司法亲历性”的规律,突出检察官司法主体地位,明确检察官办案的权力和责任,真正落实“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基本原则。

自全面推开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的司法体制改革以来,广东检察机关充分发挥检察官主体作用,按照业务类别特点和运作规律设置办案组织模式,组建“1(检察官)+N(检察官助理)+N(书记员)”办案组。截至目前,全省检察机关共组建办案组织4119个。